加入好友

寫在結婚25週年前夕

茶花
結婚即將滿25年,回想新婚的磨合期,很難想像脾氣倔強的我怎能熬到今天,當時我們可是三天一小吵五天一大吵,一向牙尖嘴利的我吵起架來更是得理不饒人,有一天他實在氣不過,偏又嘴笨吵不過我,順手拿起梳子朝我身旁飛射過來,我嚇到馬上閉嘴,這也是唯一一次朝我丟東西。
個 性固執脾氣拗的我,不管誰對誰錯,吵架過後就是冷戰,冷戰期間家事照作就是不同他說話,飯作好想吃就自己過來,幸好他不會因為冷戰就不吃飯,不過總得等兩 三天後老公先低頭,我才有個台階可下不再冷戰,或許他認為我雖然脾氣不好,至少在家庭主婦這一塊還算表現良好,所以就忍耐一下先低頭。
吵架的原因多是兩人太自我,遇到爭執點誰也不讓誰,天秤座的他太重視朋友而忽略了我,這樣肯定也吵,吵吵鬧鬧鬧一樣過日子,爾後又為了孩子的教育方式吵,不過他照舊努力工作,當個盡責丈夫與好爸爸,我依然扮好我的角色,作個守本分的妻子及媽媽。

有時覺得無法溝通總是吵架,我學會寫篇東西給他看,讓他知道我的想法,剛開始還滿有用,久了之後他也懶得看,他認為我想說的他都知道。

後 來吵架老公會在中途避開我,幾個小時候我也氣消了,漸漸的習慣對方的生活模式及脾氣,也相互了解喜好差異性及優缺點,接納對方的缺點,把對方的優點給無限 放大,這樣的相處模式感情逐漸加溫,雖然偶爾還是會吵嘴至少不會冷戰,吵完幾個小時又開始聊天討論起剛剛為什麼吵架,過了好些年沒想到居然也成了朋友稱羨 的恩愛夫妻。

閱讀更多寫在結婚25週年前夕

我的筆友老公(六)

決定結婚

回台北後依舊時常見面,當時他沒女朋友,我也好久沒交男朋友,這段時間發現對他已經由一開始的單純兄妹情而逐漸變質,我好像越來越喜歡他但還說不上愛,他對我是怎樣的感覺不得而知,只是見面機會越來越多,直到有一天跟他出去玩,他突然開口問我願意嫁給他嗎?我真的嚇到了。

說來我們不算男女朋友,所以當然也沒談戀愛,認識他三年多只是互相有好感而時常見面聊天,偶爾一起出去玩,雖然不是真的親兄妹卻以兄妹相稱,不過跟我求婚這也太突然了,問他為什麼?他說其實喜歡我好久了,但是我有男朋友他不願意介入破壞,只好當哥哥保護我不讓我受傷害。

閱讀更多我的筆友老公(六)

我的筆友老公(五)

恐怖夜遊

上一篇提到我回南部工作,那段時間W也曾因為公務南下約一個月,我們電話聯絡見了面,大部分時間都是與男友3人一起聚會,剛好我家買了房子新居落成,我請W有時間過來喝杯喜酒,原以為他不會來,沒想到他還是抽空過來還包了紅包,我反到不好意思讓他破費了。

也因為這次家中辦喜事爸媽才有機會見到他,爸爸說W看起來很老實,雖然知道我與他只是兄妹相稱,但是很安心我沒有因為離家太遠而胡亂教朋友。

沒多久W在南部的工作結束又回台北去,這段期間至少有半年以上我們沒有見過面,只靠著電話及偶爾信件往返,也在這段期間我無法再忍受前任男友的的幼稚思想與行為,所以我們分手了,幾個月後我辭了工作才會再次北上。

閱讀更多我的筆友老公(五)

我的筆友老公(四)

像朋友又大像大哥哥

上一篇已經好多人看出誰是我的真命天子,接下來這一篇文章我必須給他一個代號,方便後續文章編寫,以下我就稱他為W。

認識W時沒多久我有男朋友了,因為通信時一直把他當大哥哥,見面後他對我的態度也像對待妹妹一樣,有一種說不出的親切感,同在台北市區也不寫信改打電話聯繫。

有時候與男朋友鬧彆扭,休假不找男朋友出門,反而打電話跟W聊天,不管甚麼時間他總會記得我休假,只要他有空閒會詢問我想出去玩嗎?再騎著機車到宿舍來接我。

第一次帶我出去玩是到烏來,途中機車輪胎竟然破了,他讓我先下車自己又往山下去補輪胎,當時我還傻傻的下車,眼見他沿著蜿蜒山路往下騎,才想起萬一他把我丟在這兒該怎麼辦,剛才應該跟他一起下山才對,畢竟跟他才見過幾次面還沒那麼熟悉。

閱讀更多我的筆友老公(四)

我的筆友老公(三)

相識

來往的筆友中,幾位住台北市或北部地區,有的說想見我,除了幾位突然跑來找人,大多會約時間、地點見面,我們沒有像電視演的那麼好笑各自拿一朵花認人,因為已經看過照片,會告知可能的穿著,我不喜歡讓不熟悉的人花錢,因此約見面不會上餐館或咖啡廳,頂多是在附近走走聊聊天。

交換照片的信件中,有一位長相斯文的阿兵哥字體也很端正,當時他已經開始數饅頭等待退役,因為年長我5歲又說他沒有妹妹,因此信中總尊稱他哥,現在想來好似韓劇裡面互稱哥與妹呵~

閱讀更多我的筆友老公(三)

我的筆友老公(二)

筆友來電又突然來訪

自此天天都能收到好多信件,不過大樓的警衛伯伯拿到信總訥悶,怎麼有人取這種怪名字,且同時在我們家就有三個怪名字,用狐疑的眼光詢問你們這些小妞到底在做甚麼,告訴他交筆友好像也聽不懂,又頻頻追問每每引來同事們哄堂大笑。

這些來往的信件中大部分誠懇表達交筆友之意,有幾位果然是想找女朋友,來往一兩封信就突然找來,把我嚇得不知所措,我隨便跟他聊兩句就請他先離開,或許見了面覺得我不是他喜歡的型,之後也自動消失。

有幾位來往信件一段時間之後央求互相交換照片,女性我大多會給,男性我會篩選一下才給照片,其中有位來自花蓮的姐姐寄來拍攝於鯉魚潭的照片,姐姐長的很漂亮又優雅而且很關心我。

閱讀更多我的筆友老公(二)

Blogimove部落格搬家技術服務